收监执行中的问题与对策研究
浏览次数:722  作者: 陈啟玲  信息来源: 六安市检察院  发布时间:2015-12-17

 

 

 

 

对社区矫正人员违法监管管理规定或暂予监外执行条件消失,撤销缓刑、假释或者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是维护社区矫正工作权威性、严肃性、公信力的重要途径,也是履行刑事检察监督的应有职责。但由于现行法律法规对收监执行的相关规定不够明确、不够科学,导致工作中出现罪犯“收监执行难”的现象。笔者结合我市个案收监执行中遇到的问题,分析目前社区矫正工作中“收监执行”面临的困境和监督的重点,提出对策与建议,以期推动和促进刑事执行检察监督工作机制的不断完善。

一、个案分析

我辖区社区矫正人员熊某涛因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因一直不到司法局报到,脱离监管,报经上海市某区法院裁定撤销缓刑,执行有期徒刑1年6个月,但该罪犯脱逃外地,下落不明,公安机关以没有逮捕证或拘留证,无法上网追逃,致罪犯一直未能归案。 另一社区矫正人员方某巧在缓刑考验期间脱离监管且容留他人吸毒,被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经检察机关建议,该县司法机关向原审法院提出了撤销缓刑收监执行的建议,但派出所故意拖延不报相关证据材料,致其缓刑期已满,此案不了了之。案例中的收监执行工作中由于法律规定的空白或不明确,以及责任追究的缺失,造成对认定标准、执行主体、收监程序理解的偏差,给执法活动和检察监督工作带来阻碍,严重影响了收监执行工作的顺利开展。

二、收监执行面临困境

(一)异地收监裁决慢,沟通难,监督缺位,职责不明。社区矫正人员违反相关规定,根据《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撤销缓刑的提请应当由居住地同级司法行政机关向原裁判法院提出。现实中,贫困地区人员在发达地区打工期间发生的盗窃、交通肇事等轻刑案件比较多,因此罪犯返回原籍居住地入矫比较普遍。由于在提请收监过程中,社区矫正机关与原判法院不在同一辖区,区域跨度较大,特别是在证据搜集、证据补充等方面的相关法律资料只有通过书信邮寄送达,导致案件办理拖延、滞后。并且,由于两地对相关证据审查和法律的理解上也可能存在意见分歧,沟通不便,导致各相关部门衔接配合难度增加,案件久拖不决。同时,对于异地法院的收监裁定下达后,由于执行机关不确定,将罪犯送交社区矫正地看守所执行还是移交原执行机关执行存在疑惑甚至推诿,造成送监执行困难。

(二)现有法律对撤销缓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收监执行的标准规定还比较模糊,缺乏具体的规定。《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对“情节严重”“严重违反”“仍不改正”以及“脱离监管,超过一个月”期限的起算标准等均无法律界定。此外,社区矫正人员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监督管理规定,再次违法犯罪,因尚不够立案标准,虽不构成重新犯罪,但已属情节严重,且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是否可以提请撤销缓刑、假释的意见,在司法界一直存在着争议,给司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带来困惑和不确定性。

(三)社区矫正人员执行居住地管辖或者户籍地管辖不规范,交付执行随意性大。在法院判决书中常常将被告人的居住地填写为户籍地。《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对社区矫正人员居住地管辖有明确规定,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省人民检察院、省公安厅、省司法厅于2013年3月联合制定了《安徽省社区矫正实施细则(试行)》,细化了社区矫正人员居住地管辖的规定要求,具体包括4种情形。实践中,长期在外打工人员,在打工地一般均有固定住所,法院对户籍地在外地被执行缓刑罪犯普遍指定在户籍地接受社区矫正,在判决生效后,交付原户籍所在地的社区矫正机关,没有执行“到居住地县级司法行政机关报到”的规定,社区矫正人员只能离开居住地及工作地,返回原籍,造成社区矫正人员再就业困难,缺乏生活来源,影响其教育改造质量,更为严重的是罪犯不愿意返乡,或再次外出打工,造成一部分社区矫正人员的漏管和脱管。

(四)缓刑考验期限和暂予监外执行期限不明确,刑期的折抵不明确。法院在对被告人判处有期徒刑,宣告缓刑的,往往只依照《刑法》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在判决书上笼统书写为“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而不针对具体的案件,明确注明缓刑考验期的具体期限。有些被先行羁押的,涉及刑期的折抵,也没有在判决书上进行确认和折抵刑期。对因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也没有确定暂予监外执行的期限,造成社区矫正执行期限和解除矫正期限不明。

(五)对脱管的社区矫正人员 “追逃”难。《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十九条规定“社区矫正人员脱离监管的,司法所应当及时报告县级司法行政机关组织追查。”这是一条原则性的规定,没有明确是在法院作出裁定前还是在裁定之后。实践中,在法院作出裁定前,社区矫正人员脱离监管的,司法行政机关一般都不先行组织追查,直接依照《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向原审法院提出收监建议。在法院作出裁定后,《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对于人民法院裁定撤销缓刑、假释或者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的,居住地县级司法行政机关应当及时将罪犯送交监狱或者看守所,公安机关予以协助。“由于实践中,县级司法行政机关因没有相应的人力、物力、财力配套支撑,没有能力自行组织“追逃”或“押送”罪犯,必须请求公安机关予以协助,造成工作脱节,致追逃等收监执行工作没有进展。

(六)采取“追捕”的刑事强制措施不明确。实践中,对于社区矫正对象脱离监管,超过1个月的,经法院(监狱)决定收监执行,但是对于罪犯去向不明的,就应该组织追查,罪犯不在辖区外逃的,则需要上网追逃,但公安机关网上追逃需要逮捕证或拘留证,但应该有哪个机关出具逮捕证或拘留证,在现行法律法规中没有规定。公安机关认为,社区矫正对象不属于犯罪嫌疑人,不在侦查阶段,不符合逮捕的条件;法院(监狱)认为是在刑罚执行阶段的罪犯,对被决定收监罪犯外逃需要追捕的,相关法律法规没有规定法院可以决定逮捕,不宜出具逮捕决定书,致脱逃罪犯久久不能绳之以法。

(七) 社区矫正人员不符合监外执行条件或脱离监管后矫正期限等特殊情形缺乏相关规定 。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两种情形,一是在社区矫正中发现社区矫正人员有违法违规情形的,司法机关从调查核实到收集相关证据材料,从提请收监建议到法院(监狱)审查裁决都需要一个过程,而社区矫正人员矫正期限即将届满;二是法院(监狱)在未作出收监裁决之前,社区矫正人员脱管在逃,且其矫正期限届满而法院(监狱)尚未作出裁决,社区矫正机构是否可以宣布社区矫正期限中止,未作规定。《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三十一条只规定了“社区矫正人员死亡、被决定收监执行或者被判处监禁刑的,社区矫正终止”,没有 “社区矫正中止”或者“社区矫正矫正期限延长”等特殊情形的相关规定,因此可能导致罪犯利用脱逃,或在未作出裁决前,其考验期已经届满,从而逃避了刑法处罚。

三、对策与建议

(一)建议将异地法院裁定收监改为“社区矫正地法院”裁定收监。建议在即将制定的《社区矫正法》确立“就近执行”原则,作出“撤销缓刑、假释的提请可以由居住地同级司法行政机关向同级法院提出”、 “被裁定收监执行的罪犯应当及时将罪犯送交看守所,无需送交原执行机关执行”的相关规定,同时,将收监裁定、决定以及相关法律资料及时通报原裁判机关。以解决异地提请沟通难、异地审查裁定慢、异地收监押送风险大等难题。从我市的工作实际看,原判法院属市辖区内的,相关政法部门之间对证据材料的认定标准及相关材料的补充和采用均能达到共识,均能较快对提请建议进行审查,作出裁决,收监顺利。

(二) 建议进一步明确收监执行的适用条件等相关规定。一是细化“违反监督管理规定、情节严重”“严重违反”“仍不改正”“未按规定时间报到”等模糊性规定,增强收监条件的可操作性;二是规范调查评估作,准确适用居住地管辖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监狱对拟适用社区矫正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或者委托调查评估的,应当核实其居住地并记录在卷,县级司法行政机关发现其不在本辖区居住的,应及时书面说明原因。委托机关对社区影响评估意见有异议的,可自行进行调查,在对被告居住地进行审查后作出裁决,避免人户分离造成的漏管;三是增加决定机关收到提请建议书后审查裁定的期限,避免案件久拖不决;四是将社区矫正人员脱离监管“追逃”“追捕”及收监押送职责全部赋予公安机关,司法机关协助。2014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计生委联合印发的《暂予监外执行规定》对暂予监外执行的收监条件、提请裁定程序、监外执行期限、追捕机关以及交付执行方式进行了明确,值得在《社区矫正法》的立法中借鉴,以解决社区矫正收监执行过程中的法律盲区问题。五是在入矫告知书上注明入矫报到时间、对先行羁押被处以有期徒刑被缓刑执行的或因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在裁决书上要确定缓刑和暂予监外执行的期限。

(三)解决对社区矫正人员 “追逃”和“追捕”问题。一是明确收监执行主体。对社区矫正人员的“追逃”或“追捕”,属于刑事强制权的一种,由于司法工作人员不具有警察身份,宜将交付执行主体交由公安机关,统一赋予其对社区矫正人员的“追逃”和收监执行中“追捕”等刑罚执行职责,司法行政机关予以协助。二是明确采取强制措施的方法。对社区矫正人员脱逃,下落不明需要网上追逃的,建议可以采取2种方式:一是公安机关依据批准、决定机关《收监决定书》上网追逃;二是在裁定收监之后,对罪犯脱逃的,决定机关可以下达《逮捕决定书》,再由公安机关上网追逃。

(四)建议将“矫正期限中止”等特殊情形纳入《社区矫正法》。对社区矫正人员临近矫正期满而发生违法违规行为,或者是脱离监管下落不明的,需要网上追逃尚未被收监执行的,由执行机关向居住地法院提出 “矫正期限中止”建议书,延长对其追诉时效,明确将脱逃的期间不计入执行刑期,防止违法违规社区矫正人员逃避监禁刑刑罚,也方便法院在裁决中确定不计入执行刑期的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