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市社区影响调查评估调研报告
浏览次数:93  作者: 六安市司法局    发布时间:2018-07-05

社区影响调查评估意见是委托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罪犯能否适用社区矫正的重要参考依据,既有利于维护社区稳定,也有利于司法行政机关日后顺利执行刑罚,社会意义重大。虽然我省制定了《关于适用社区矫正社区影响评估暂行办法》,为社区影响调查评估工作顺利开展提供了充分保障,但实践中囿于各种原因,社区影响调查评估工作还存在很多亟待完善的地方。本文通过六安市近五年来的社区影响评估数据特点和基层反映的问题,从开展现状、存在的问题、工作建议等三个方面提出相关意见,希望在促进准确适用社区矫正方面有所裨益。

一、开展现状

2012年以来,全市社区影响评估率稳步上升,其中2014年至2016年连续增长明显,增长率分别达到15%和15.28%,2017年社区影响评估率达到了91%。

(一)被评估人数逐年增多。2012年至2017年虽然新接收人员有增有减,但被评估人数却逐年增多,数据分别为:406人、658人、928人、1141人、1438人、1610人。

(二)评估率五年连续提升。社区影响评估率2012年为32.27%,2013年为35.41%,2014年为50.41%,2015年65.69%,2016年为83.75%,2017年为91.12%。

 六安市2012年以来社区影响评估新接收人员数被评估数评估率三项数据折线图

 (三)组织方式发生变化。随着被评估人员逐年增多,社区影响评估有原来的县区矫正中心主持评估转变为司法所主导,村(居)委会参与,矫正中心辅助的方式。

   (四)评价标准基本统一。我市社区影响评估主要依据省《关于适用社区矫正社区影响评估暂行办法》规定的内容进行。司法所一般通过和被评估人亲属、村(居)委会负责人、邻里乡亲等人员谈话制作谈话笔录和向派出所查询违法犯罪记录等方式获取相关信息,最后按照省《社区影响评估意见》规定的格式,填写内容,经所、县区两级审核后交给委托机关。

二、存在的问题

(一)居住地核实把关不严。根据《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安徽省社区矫正实施细则》、《关于适用社区矫正社区影响评估暂行办法》规定,核实居住地应该是委托机关的义务,但委托机关常常依据被告人供述或者身份证等线索来决定受委托机关,导致受委托机关查无此人时无法开展评估,或者各个受委托之间相互推诿。如2017年12月,江苏省吴江区法院委托叶集区司法局对陈某进行社区影响调查评估。后据调查,陈某20年前就举家迁往江苏务工,在叶集既无亲戚也无住房,村两委根本就不知晓陈某,无法评估。我市外出务工人员较多,这种现象尤为突出。

(二)名称内容格式各异。名称不统一,如“社区矫正庭前调查评估”、“社区矫正审前社会调查”、“社会调查评估”等等,省里文件有时称做“社区影响评估”有时又称作“社区矫正适用调查评估”。委托内容各异,如2017年12月4日合肥市庐阳区法院委托舒城县司法局调查的事项是“犯罪情况、再犯罪危险等事项。天长市泰州区法院要求调查“生理状况、心理特征、性格类型”等内容。有的委托单位要求派出所在委托调查表上签署意见。格式各不同,有的是量化表格打分式、有的是表格打钩式,有的要求出具回复函。上海市一些法院、监狱仅邮寄一张简单的调查表上面仅需辖区司法所和公安派出所签字盖章同意即可。

(三)调查取证阻力较大。被评估对象的亲朋好友或者左邻右舍、同事等对被评估人的情况了解得比较全面,但在司法行政工作人员调查时他们往往只说好的方面,或者泛泛而谈,甚至以无调查证件和手续拒绝配合,难以获取比较有价值的信息。如2017年10月21日,叶集区城区司法所在对犯罪嫌疑人张某邻居开展调查时,其左邻右舍均拒绝开门。司法所只好求助于张某,但其邻居只讲张某的好,拒绝拍照录音和在调查笔录上签名,难以保证评估结果的客观公正。对违法犯罪记录、户籍等信息,部分派出所也拒绝配合。个别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司法所难以会见,无法评估。

(四)预留时间比较仓促。部分委托机关在开庭审理前四五天才发出委托函,除去邮寄和司法局转到司法所的时间,司法所基本不可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评估。甚至有的部门在判决后再要求司法局补充评估意见。如2018年2月13日下午(农历腊月28号)江苏省太仓市法院要求舒城县司法局五日内提供评估意见,预留给司法行政机关的时间太短,无法按时完成任务。

(五)评估信息时常泄露。有些部门泄露司法行政机关的社区影响评估意见书信息,暴露出具意见的单位和人员,特别是建议不适用社区矫正的案件。犯罪嫌疑人利用各种关系网干扰司法行政机关工作,甚至威胁经办人员的人身财产安全。如2017年1月28日,叶集区司法局告知法院郭某不事宜适用社区矫正。十分钟后司法所工作人员就收到了郭某的质询电话。

(六)调查评估意见被虚置。对司法行政机关的调查评估意见选择性使用,甚至司法行政机关强烈建议不适用社区矫正的依然判决适用。如裕安区汪某先后因抢劫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和管制两年,2017年5月再次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委托社区影响评估,司法局强烈建议不适用,但法院依然判处缓刑。金安区张某涉嫌聚众斗殴,司法局考虑其家人都在外务工,建议不适用社区矫正,但江苏省常熟市法院却判处缓刑,2017年2月15日张某在社区矫正期间犯故意杀人罪。舒城县张某患艾滋病拟被假释,司法局考虑其以前多次嫖娼收到治安管理处罚和家人都不愿意接收的现状,建议不适用社区矫正,但监狱依然决定假释。现张某经常不服从监督管理,经常居住在宾馆嫖娼,县局多次提请收监,但监狱却拒绝执行,社会安全隐患较大。

(七)违规惩处机制缺乏。省《关于适用社区矫正社区影响评估暂行办法》内容详尽、程序明了,但由于缺乏奖惩监督制约机制,个别部门在执行中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衔接配合缺位,导致部分规定没有落到实处,容易产生各种问题。

三、工作建议

(一)统一社区影响评估标准,确保评估信息供需对称。制订全国性的社区影响评估法规,明确评估的内容、格式、程序、纪律等规定,确定需调查评估的核心和关键信息,避免委托人和受托人在评估中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需要的信息和提供的信息不对称,确保调查评估信息“供需平衡”,提高调查评估效率和评估意见价值。

(二)加强人员专业教育培训,提高社区影响评估质量。调查评估人员的专业素质直接影响评估意见质量。建议将社区影响评估纳入年度培训大纲,由委托部门和司法行政机关共同加强对调查评估人员的教育培训,提高其信息收集、分析研判、衔接配合等各方面的能力,提高评估意见的权威性和科学性,为法院准确量刑提供重要参考意见。

(三)建立调查评估保护机制,促进评估意见客观公正。一是保障证人隐私。知晓社区服刑人员基本情况的人员一般都是其亲朋好友等关系比较密切的人,不能期待他们客观公正的评价被评估对象。即使司法行政工作人员调查被害人等与其有利害冲突的人,其往往也害怕打击报复而选择沉默不言或者拒绝与司法行政工作人员接触。故应当参照《刑事诉讼法》中的证人保护制度,建立相关保护机制,确保证人能作自由的意思表示。二是赋予调查取证权。司法行政机关主要是在搜集社区服刑人员各类信息的基础上作出是否适用社区矫正的判断。调查取证是社区影响评估的关键和核心,对于调查取证难等问题,应当赋予司法行政机关向法院申请调查令、赋予证人作证的义务等措施,提高证人证言质量。或者对确实难以调查评估的,应当退回委托机关,由委托机关自行评估。三是建立保密制度。对证人证言、调查评估意见书等按照机要信息管理,明确各个阶段各个机关、经办人员的保密责任,避免信息外泄,干扰办案秩序。

(四)严格执行奖惩监督制度,促进依法规范调查评估。

“徒法不足以自行”,制度的生命力在于全面的贯彻执行。若各级各部门认真贯彻落实省《办法》,严格遵守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那么实践中出现的问题就会大大减少。因此,建议法、检、公、司等各部门将社区影响评估纳入本系统绩效考评和执法监督检查范围,及时发现和纠正不当行为,落实问责制,提高经办人员的责任感,进一步增强各部门在社区影响调查评估环节中的主动衔接配合意识,共同做好社区影响评估工作。(六安市司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