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山县人民检察院办理侵犯知识产权案件类案分析
浏览次数:223  作者: 霍山站点管理员  信息来源: 霍山站点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8-10-31

为了配合国家品牌战略计划,保护知识产权,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行为,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之下,霍山县检察院办理侵犯知识产权案件3件,其中已移送起诉1件。该类案件为我院首次办理,现将有关情况办案分析如下:

一、案件基本情况

自去年以来,我院共计受理公安机关移送起诉侵犯知识产权案件3件19人(其中正在审查逮捕1人),涉及金额400多万元,逮捕16人,取保候审3人,已经移送起诉1件3人。

二、案件基本特征

公安机关破获重大侵犯知识产权案件得益于专项行动,而在我院集中办理该批次案件过程中,发现该类型的案件基本具有如下较为明显特征:

  1. 集团性、团伙性特点明确。共计办理3起案件,但涉及19人,其中案件涉及人数最少的也有3人,最多一案涉及12人。犯罪事实呈现明显的集团性、团伙性的特点,成员相对固定,主犯、从犯分工明确,为了实现非法牟利,长期制造、销售注册商标及假冒商品的活动。
  2. 犯罪已形成产业链,涉及罪名多。所有案件均属于“假酒”领域,而且犯罪嫌疑人之间已经形成稳定的产业链、不同的环节由不同人参与,因此触犯罪名有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假冒注册商标罪、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掩饰、隐藏犯罪所得罪等多种罪名。
  3. 犯罪事实地域广度大。虽然由霍山县公安机关负责侦查,检察院负责审查起诉,但是犯罪事实不仅涉及合肥市,六安市、宣城市等城市,还涉及江苏省、山东省等地区。地域跨度大,不仅给侦查、取证等带来难度,而且也带了法律上管辖的争议。
  4. 侵犯品牌众多,涉案金额巨大。据不完全统计,3起案件共计假冒的白酒品牌多达十几种,既有诸如古井、口子窖、迎驾等著名品牌,也有像沙河王、庐州老窖等地方品牌。同时,涉案金额巨大,现在已经查清的涉案金额高达400多万元,其行为已经严重触犯刑法。
  5. 犯罪影响恶劣,社会危害性大。在办理过程中,发现犯罪分子多年以来流入市场的假酒以数万瓶,总重高达万吨以上,但是这些大量的就却无法追回。不仅影响正常的市场秩序、著名品牌企业的利益,影响恶劣;更严重威胁了人民群众的身体财产权益,社会危害性大。

三、浅析犯罪事实成因

出现如此重大、恶劣的侵犯知识产权、影响市场秩序的案件出现,而且在多年后才被发现,总结分析原因,既有犯罪分子的主观原因,也有客观环境所造成,成因复杂又显着一次无奈。

  1. 获利巨大,犯罪分子愿意铤而走险。一瓶500ml的低劣酒水成本30元左右,但伪装成知名白酒可能价值百元甚至是数百元,其中利润之大,犯 罪分子愿意为之铤而走险,一犯再犯。
  2. 白酒市场鱼龙混杂,客观环境给予犯罪以生存空间。当前的白酒市场仍旧是传统的层层经销制度,这样的销售体系造成底层经销对酒的来源并不清楚,甚至无从得知、或是讳莫如深。只要掌握一定的销售渠道,假酒很自然流入市场,并快速的消化。
  3. 消费者贪图便宜心理作祟。对于绝大多数的消费者,仅凭包装是无法分辨出酒水的真假,甚至有些群众在明知可能是假酒情况,为了便宜一点,会选择相信诸如“特殊渠道”、“直供酒”这样的骗局。因为他们知道即使是假酒基本上都是劣酒,是喝不死人的。
  4. 维权成本过高助涨气焰。消费者即使发现购买到了假酒,在现行的司法环境下,不论是自主维权还是向法院提起诉讼,所付出的时间、金钱成本太大,消费者不会了为了几百元损失去选择法律途径维权。而对于那些被侵害的知名白酒企业而言,在混乱的市场没有改变,假酒生存空间仍存在的情况下,造假行为可谓是此起彼伏,与付出成本与收获相比往往得不偿失,远不如专心经营自己产品和销售渠道。
  5. 法律意识仍旧淡薄。在查办过程之中,不少从犯仅仅是主犯(即老板)的雇员,他们相信造假酒或者假冒注册商标是老板的事情,他们不过是打工挣钱,行为不构成犯罪。这样明显缺乏法律常识的现象,在案件中不常见,现实中应该更不是少数。

四、案件办理经验总结

  1. 思想重视,集中力量打击犯罪。要在思想上认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性,认识到犯罪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性。克服人数多、时间长,地域跨度大种种困难,集中人力、物力进行集中打击,在有可能情况,定期开展专项活动,震慑犯罪分子。
  2. 高层部署,多区域联动。在办理此类的案件中,常常发现传统的管辖权理论和法律规定已经不能完全适应打击犯罪需要,这就需要高层积极推动并及时作出指示。同时,因地域性跨度大,需要不同机关或单位的配合,这也是需要上级机关甚至最高机关的协调和部署。
  3. 检察院充分发挥专业素养,夯实案件基础。因涉及人数、事实多,证据材料庞杂,法律关系复杂,参与律师较多,社会影响力较大,所以更要谨慎。需要检察院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不仅要监督和协调公安机关办案,夯实证据,做到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准确;同时也要注意法庭辩论效果,尽量打造精品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