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仅40岁!马鞍山年轻法官的生命定格在扫黑除恶第一线!
浏览次数:58  作者: 邬刚  信息来源: 马鞍山日报社融媒体  发布时间:2019-11-21

有一句话常用来形容英雄:生命不息,冲锋不止。2019年11月2日,年仅40岁的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市中级人民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席伟同志,因病永远地离开了他冲锋在前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第一线,用生命谱写了一名共产党员、一名人民法官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对司法事业的无限热爱。

停止一切工作,这病是有生命危险的!

那是2019年7月17日,40岁的席伟和往常一样,正认真传达上级会议精神,认真听取各区县法院介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案件审理情况。席伟听得仔细、问得详细。最后,席伟向与会人员提出贯彻落实要求,并就全市刑事法官案件审理提出具体目标和要求,会议从下午1时许一直开到华灯初上。

这个时间对于他,对于法院扫黑除恶的同志们来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工作节奏——熬夜加班,吃不上饭都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今天他觉得很不舒服。“是不是天气太热了?”他不停地喝着冰水,希望能降降体温。

已经有段时间,席伟总觉得身体不舒服,他以为是感冒,上街到药店买点感冒药吞下,好歹对付了几天。他实在不想因为自己的病耽误工作,特别是最近,全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推进的重要时期,大量涉黑涉恶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审判压力巨大,也正值省委指导组驻点指导、中央督导组即将开展“回头看”的关键时期。当法官的,真的没时间生病呀!

会议结束,他忽然感觉到身体剧痛,站立不稳。同事们发现情况关心询问,他咬着牙轻声说:“没什么,一会就好……”实际上,家人早就看出他不大对劲,劝他上医院检查。他老是说,没事,顶一顶就过去啦。可这回真的是顶不过去了,他终于进了医院。

检查报告出来了,急性胰腺炎。医生严肃地告诉他:停止一切工作,这病是有生命危险的。

怎么能放得下?从安徽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席伟进入法院系统18年了。他早已把一颗心献给了神圣的司法事业,审判工作成为他日常生活中分量最重的一部分。2019年2月,因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的需要,他从刑二庭庭长的岗位调整到刑一庭任庭长,同时担任市中级人民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带头承办重大黑恶案件。可正准备大干一场时,病魔却缠住了他。还不到40岁呀,那么多案件正等着他处理,那么多工作等着他去协调……他怎么能轻易离开呢!

你能把他工作的心没收吗?

入院第一天,躺在病床上,席伟感到孤独、烦躁,仿佛是猛虎囚于铁笼,雄鹰系于铁链。他努力从思想深处打捞那些最让他关心的事,结果全是扫黑除恶的案子。2017年以来,被告人王某与被告人叶某、李某某等十余人混迹在一起,寻衅滋事,随意殴打他人,欺压百姓,逐步形成了一个以被告人王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

“这可是块硬骨头。”席伟很想给同事打个电话问问案子的进展。可是,那个记满案件信息和电话号码的本子没带来。他打电话给妻子,请她无论如何也要把本子送来,他有急事。

妻子知道席伟的脾气,很快把本子送进了病房。下了班,他直接打电话给加班的同事们。听见席伟那微弱的声音,大家啜泣了:“席庭长,你住院了还在关心案子,我们准备下班就去看你!”

席伟不答应他们来,他太清楚庭里的情况了。刑一庭被同事们誉称为“法院半边天”,在很多重大案件中,罪与非罪等原则性问题都需要这里拿出意见。今年刑一庭除了常规工作外,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任务艰巨,案多人少矛盾尤为突出。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攻坚战”中,他们不仅自身有大量案件要审理,还要协调全市法院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

“自己住院给工作带来的损失已经够大了,要是同事们再来探视,耽误时间、影响办案,这不是要他的命吗?!不能来,说什么也不能来!”短短几天,席伟一直和他的同事们保持着热线联系,许多同事都接到过他的电话,问情况,出点子,有时还幽默几句。可却没有一个人笑,他们笑不出来。

医生劝他尽量少打电话,他嘴上答应,可等医生一走,又打。医生对他的妻子说,干脆把他的手机“没收”好了,妻子最了解丈夫,摇摇头:“你能把他工作的心没收吗?!”

妻子也是一名战斗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线的检察官,她理解丈夫,也知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的艰辛。她和席伟谈心的时候,认真地说:“身体养好,再去工作,也是对事业的负责呀。”

席伟故作轻松,做个投篮的手势:“别忘啦!我可是篮球健将。”身高一米八几的席伟在大学时代就是学校篮球队的成员。此刻,他对自己的身体仍然充满自信。

一天中午,妻子和小学六年级的儿子来到医院给席伟送饭,却怎么也找不到丈夫。懂事的儿子对妈妈说:“爸爸一定是偷跑回去审案子了。”果然,席伟觉得自己情况稍好一点,就趁中午医生休息的时候返回单位加班了。

“同志们都在坚持,我可不能倒啊!”

住院19天之后,在体内囊肿并未彻底治愈、身体十分虚弱的情况下,席伟没有听从医嘱,坚持出院后带病回到工作一线。

同事们几乎认不出他,两个星期时间整个人竟瘦了一圈。大家担心他:“不要那么拼,工作是干不完的,身体最重要。”可他却淡淡一笑,说:“没事,我还行,现在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关键时期,同志们都在坚持,我可不能倒啊!”

在一次研判王某等人恶势力犯罪案件的案情时,席伟认真审阅案件中“情节严重”的认定情况,一个事实、一个情节都要反反复复核实把关直至会议结束。会后,大家从书记员小邓那里才得知,席伟刚从医院打了点滴回来就投入工作。

“扫黑除恶案件的特点就是被告人多,案件事实繁杂,法律关系复杂,但无论多么复杂的问题,经他左右点拨,顿时茅塞顿开。”一位来自县法院的法官同事回忆道,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的疑难复杂案件,我们无数次前往中院刑一庭进行研讨分析。每次席伟都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挤出时间,亲自听取汇报,详细了解案情,并给予有针对性的意见建议。

“担当!”是领导和同事们给予席伟最多的评价,在工作过程中,他对上级说得最多的字眼是:“这事交给我!”对于下级说得最多的字眼是:“跟我一起做。”在他的工作中,迎难而上是重要的关键词。在遇到疑难复杂、法律适用难以把握时,他不辞辛苦地和同事们一起向上级请教,或者利用他们来马鞍山开庭的间隙时间进行探讨,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准确理解、正确适用法律法规上、在拓宽办案思路上不断钻研。

怎么能忘记呢,他坚持依法严惩,把打击锋芒对准黑恶势力头目、骨干成员及其“保护伞”,该重处的坚决依法重处。一批重点案件一审判决或二审生效。马鞍山市被督办、挂牌的和县、含山、当涂、花山、雨山、博望等地的重大涉黑案件全部审结,一大批黑恶势力首要分子、骨干成员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怎么能忘记呢,他加大“打财断血”力度,对涉黑涉恶罪犯依法适用财产刑。结合“江淮风暴”执行攻坚,进一步强化涉黑涉恶案件财产刑移交执行工作,坚决摧毁黑恶犯罪分子的经济基础,依法对224名黑恶犯罪分子判处罚金3230.6万元,对7名黑恶犯罪分子判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2名黑恶犯罪分子判处没收个人财产180万元。

怎么能忘记呢,他坚持严格公正司法,在从严打击的同时,严格执行刑法、刑事诉讼法、“两高两部”指导意见,严把案件事实关和证据关,准确定罪量刑。切实防止“降格”处理、人为“拔高”情形,把好案件质量关。

以下数字可以作为生动的注脚。席伟和同事们坚决落实中央督导反馈问题整改任务、推进案件快审快结,4月份以后的结案数占总数74.4%,打了漂亮的翻身仗。

在耀眼的成绩面前,一切似乎都回到正轨,8月11日,一位朋友突然在微信运动上看到席伟的运动步数有一万零几步了,很诧异打了个电话给他,乐呵呵地问:“走一万多步了,好了吗?”席伟告诉他:“上午去检查一下就到单位去了,现在事太多。”听了这话,朋友很是担心。席伟笑着说:“你不是看我都走一万多步了,能有啥事?再不去,他们扛不动喽。”

但事情并非如此,开会的过程中,很多同事看到席伟的手在不停地抖动。两天之后,席伟再次入院。在住院仅仅12天之后,他再次返回工作岗位。此时,他的体重已由200斤直接锐减到163斤。

咬紧牙关累倒在扫黑除恶第一线

在市中级人民法院,走进办公楼的509房间,堆满了整整638本案卷,而这个案子正是席伟在第三次入院前开庭审理的案件。并肩战斗的同事们抚摸着这些案件,眼睛红红地说:“在那样的身体条件下,他还一本一本地翻阅,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回想起工作的点点滴滴,同事们心里难受至极,他们清楚地知道,席伟是为工作才累倒的呀!国庆节加班后,10月8日上午,某市司法局的两名工作人员突然找到中院刑一庭,向市中院提请撤销一名社区矫正人员的缓刑。

因为没有提前和刑一庭联系,席伟在接待司法局的同志、了解基本案情后,向分管领导作了汇报,当即决定组成合议庭,在驱车将近五个小时后,于当天下午5点半左右到达某市司法局。没顾上吃饭,席伟就带着合议庭成员开始庭审,庭审持续到当晚10点半左右。司法局准备的盒饭也冷了,席伟带着大家吃了点饭就准备返程。同事们都劝他还是休息一晚,明早再赶回去。第二天早上4点,大家就坐上车往回赶。到了马鞍山,席伟直接让车把他送到检察院开会,并且一再叮嘱大家要去吃点早饭,而他自己饿着肚子去开会。

10月12日上午,院里开会,席伟参加会议做完报告后没等会议结束,11点又换上法袍去开庭审理一件一审故意杀人案件。等开完庭,已经过了饭点。席伟顾不上吃饭,又准备下午全市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的事情。下午会议结束,也已临近下班,又匆忙去参加市扫黑办召开的案件会商……

10月18日上午,席伟组织安排召开全市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下午前往公安机关协调重大涉黑案件庭审保障事宜;晚上又潜心撰写李某某故意杀人案审理报告。连日的高强度工作,使尚未恢复的身体受到巨大的伤害……

10月19日凌晨,胰腺炎第三次复发。

凌晨6点15分,在医院的席伟打一个电话给远在苏州的好友:“真的好多事!但是,真的好疼呀!”

回忆那一刻,好友泣不成声:隔着手机依然能感到他咬紧牙关的声音。此时的席伟已经需要用杜冷丁来缓解疼痛。

身为一名共产党员,扫黑除恶,责无旁贷

席伟第三次入院的消息在法院里传开了,特别是他所在的刑一庭,沉闷的空气弥漫着整个办公室,所有的法官都好像变了个人,即使是休息,他们也呆在办公室里,有的默默地望着窗外出神,有的低头想着心思。

一位同事眼含热泪写下这样的故事:有一次全庭晚上加班,您心疼同事,让我统计大家吃什么,给大家点外卖,当我问您吃什么的时候,你回答我说还不饿,让其他同事先点。后来,我们加完班,准备回家的时候,发现外面下起了雨,您安排好每一个同事回家方式,最后问我怎么回家。我说:“我家离得不远,打车几分钟就能到家。”您说送我,顺路正好吃碗面条。其实我知道,您是担心我不能安全到家,可我不知道的是,最后您是否真的吃上了那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呐。

而故事的另一面却是,国庆期间,席伟让同事们都放假回家陪伴家人,自己却选择坚守在岗位上,没有选择回家陪伴刚刚做完腿部手术的老母亲。他总是心怀愧疚地对母亲说:“忙完这阵子,我就回家陪您。”

但是,孝顺的席伟食言了,他没能再回家。作为市中级人民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他带病工作、勇挑重担、鞠躬尽瘁,最终累倒在挚爱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中。

11月6日,是和席伟告别的日子,消息不胫而走,400余人自发赶来为他送行。大家内心积压多日的痛楚,像火山一样喷发而出,殡仪馆顿时变成泪水的海洋。

在采访的过程中,领导、同事、家人都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席伟走了,但是他的精神依然在屹立在身边。

作为刑一庭的党支部书记,席伟肩负案件工作的同时,也肩负抓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责任。正如他在一次发言中所说:“身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法院干警,扫黑除恶,责无旁贷,就是要敢于担当,冲锋在前。”